一颗青柠和一只兔子

风起,吹走山雨。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爱你呢
因为你是人间四月天

人间朝暮

第一次在lofer上发文,希望写出了我想要的感觉。
萧景琰视角,独白。
设定在萧景琰称帝后。
---------------------------------------
君埋地下泥削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
      眼前的梅花开的真好。
      在白雪的映衬下,红的艳而不妖,开的盛而不繁,香的清而不轻。
      从前靖王府的梅花也开的这样好。
      人人皆道我爱梅花傲骨。风霜寒雪中径自绽放,不在乎是否有人观赏,不在意是否会被大雪覆盖。
      但是现在,想在这梅林多待上一会儿都难啊。而睹物思人,用来想念还来不及,哪里还有时间去欣赏它的傲骨和美。
       小殊啊,每次来到这里我便觉得心安。在这样好的日子里,你我应该把那坛埋好的酒酿取出来,坐在梅树下举杯对饮吧,应当会偷跑去后山,在一片雪白中打闹吧。
        你还是会忘记在回林府前把一身的雪擦掉再和林帅撒谎说自己在房里温书吧。
        其实做梅长苏也好啊,在房里煮上一小壶温酒,在桌上插一瓶飞流折下的梅花,在门口看飞流揉着雪团,披着狐裘抵御夹带着雪花的冷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与欣喜。
        如果有可能,我们可以一起去集市上逛逛。虽然江左盟奇珍大概也不少,但在那样热闹的地方,总能看见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的,还可以找一家小店,去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面。
        其实怎样都好啊,只要你开心就好啊。
        即便是现在这样,其实也好啊。我在这重重宫墙之内,听着远处传来的淡淡笛声,大概是战英把那吹笛的歌女拦在梅林外了吧,丝丝笛音入耳,比这梅花的香更清冽,也更让人感觉平静。只是这平静终归掺杂着些悲苦。而你也没有遗憾,轻松自在了不是吗。
      小殊啊,你总说你要帮我挡住那些黑暗,让我和从前一样,永远不变初心。你们都说我和从前一样,那头倔强的水牛从来没有变过。
     我却在犹豫,我的初心到底是什么?
     难道是要在这寂寞无人清冷的夜里独自感伤而身边没有我想要的人陪伴么?
     难道是再提起那段最快乐的回忆时无人应和么?
      难道是要看着你鲜衣怒马投奔沙场的背影渐渐走远么?
      难道是像现在一般生死永隔,你永葬地下而我不得不看着每天夕阳起落,朝朝暮暮对你的思念不停歇么?
      难道是要我永远遗憾曾经我们的约定还未曾实现而你再也无法赴约了么!
      罢了罢了,我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呢。我们的重逢那么短暂,而你用尽心力想看到的不就是如今的这一幕吗。
      小殊,我也就只有在这里才能任性一下了,你不要怪我好不好。我怕我会忘啊,所以没有敢放下心里的执念与痴狂。可我也别无他处了,只有在你这里才能如此了啊!
       小殊啊,我们生死相隔,你可知我有多想念你。
       但是我现在只能感念我们曾经那段明亮的年少时光了,也只能感谢我们还曾一道走过一段路。
       小殊,明年第一场雪我再来看你吧。那时候,梅花应该开的正盛吧。

------------------完-------------------

应裁此歌半阕,煮酒以伴白雪。
谢君曾共霜雪,不辞生死长约。
应有清笛吹夜,此五音当凛冽。
一杯当敬明月,照此后影孤绝。

都道初心不曾负,
而初心 是何物?
三千夜色我独歌,
这万丈红尘无人和。
曾五十弦音唱情切,
红莲夜,说诀别。
曾檀板击节奏炽血,
聚与合 未书写。

枕上书 三尺铁,知君诗剑亦提携。
逢此夜 满青爵,想君醉我梦中蝶。

都道初心不曾负,
故人约 难相赴。
君埋泉下泥销骨,
而我寄人间朝与暮。
道万般尘土在诗页,
痴与狂 未敢戒。
只两处沉吟隔天阙,
谢君红尘一瞥。

题目以及文章灵感思路全部来自这首少司命和critty的歌: 《人间朝暮》,依照歌词架构的文。

而导语“君埋地下泥削骨,我寄人间雪满头”则来自白居易的诗作《梦微之》: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宿草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
 
首次发文,多多包涵(>_<)